TUYU初

         现在最适合发刀了对吧(←不对!)然而文渣发出的是钝刀:D23333相信我虐不了的
         我也爱吃糖但现在只有一堆刀子脑洞
_(:3亅Z)_
         ●真的渣(所以欢迎给建议)
         ●全是架空设定
         ●日常表达障碍
         ●ooc没跑
         ●会注明CP,注意避雷
           没问题的话那就开始喽?

         ◆(呆毛姐弟【应该算亲情向】
          “你来啦?”他躺在病床上,看着紧闭着的房门逐渐出现的人形。人形不断清晰起来,向他“走”去,在床旁的一张椅子坐下。
          埃米已经习惯了见到这个幽灵。一开始还觉得很不自然,但久而久之发现它是在这空无一人的病房里唯一能陪伴他的。自他从昏迷醒来,他没见谁来看他,连家人也不在一旁看护,但它每天都会守在床前,听埃米诉说,它不说话,面带微笑地看着埃米。
          “你在医院里待很久了吧?”他问道
          幽灵没有回答
          “我可以告诉你外面的世界……”埃米开始像导游一样绘声绘色地讲述着。幽灵也是有耐心,它没有离开。
          “步行街那有一家蛋糕店,我很喜欢那个芒果蛋糕,我姐喜欢苦瓜奶茶……噢,姐姐!”埃米猛然坐起,他刚才的讲述让他想起了他有一个姐姐。脑中的模糊片段似乎在一个个浮现在眼前,幽灵盯着他,似乎想说什么。“老姐……为什么不来看看我?”埃米笑容渐渐消失,景象渐渐模糊,准确说他突然感觉到什么把他包围了。
         那只幽灵抱住了他,虽然这感觉就和一团雾扑面而来一样,但它靠着他,好像能触及到埃米,像生前一样……
         “你在安慰我吗……”埃米擦了下眼泪,又笑起来,“谢谢,谢谢你在这里一直陪我……”
         “说起来,我想起我和老姐当初吵吵闹闹的却总能快速合好、她很不靠谱但在十分关键的时候却总会以她认为最好的方法保护我、她经常会捅搂子所以我不得不看好她……”埃米看着幽灵,“我记不清她的样子了,不过我觉得应该和我长得很像,也有个呆毛,有点像你……”
         幽灵扭过头,混浊的眼泪争先恐后地滑下脸庞,嘴角却仍保持着上扬。

        
         “这间病房住着的是上次车祸的那个幸存者对吧?”
         “嗯,真可怜,父母都不在了。”
         “不是说他还有个姐姐吗?”
         “听说是为了保护他当场死亡……”

        ◆金×凯莉
         “这到底是……”金发少年奔走于各个房间之中,他几乎精疲力尽,但仍没有停止脚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冷静下来整理思绪。
         少年的名字叫金。自从他有记忆起,孤儿院便是他的“家”,义务人员是他的“家人”,被抛弃并没有影响到他的成长,他觉得生活总是充满希望。
         他从小便对魔术很感兴趣,在一次次失败后又重新振作直到成功。16岁时,他离开了那个“家”,离开了“家人”,开始在街边“巡回演出”;17岁时他被一个剧院“聘用”,被打扮得干干净净的他换上崭新的礼服,被推上舞台。面对着黑压压的观众,他调整了呼吸,专注于表演。从礼帽中跑出的兔子、甩手便凭空而出的扑克牌、密室逃脱、分割机……雷鸣般的掌声和尖叫声表达了观众们的认可与赞赏。同时也助长了他的信心;在一次表演时,他正要去接住扑克牌,冒冒失失地摔下舞台,扑倒了一个女孩,旁边的观众起着哄,吹着口哨。虽然很尴尬,但因为这件事他邂逅了他的伴侣——凯莉,一个真正的魔女;19岁时他与她离开了剧院,在镇子里安居,时不时会有人登门拜访,想再欣赏金的魔术,两人生活一直都和谐幸福……
         凯莉是个魔女,但她很喜欢出门,而不是整天窝在家里配制魔法药剂,没人拜访时,她经常会给金露几手,或用魔法弄点小恶作剧捉弄金,她喜欢拉着金一起跳舞,虽然每次她都能准确无误地踩中他的脚……每次与她在一起,他都会觉得整个人轻松了许多,也许是魔女的魔法吧。
         后来不知为何,自己的身体日益变差,有时甚至会猛烈的咳嗽起来,那段时间,凯莉带着他拜访过许多医师,但得到的回应均是摇头或摆手,她自己也试着用魔法去治疗他,但效果并不理想,金像中了诅咒一般愈发虚弱无力,觉得很困……但当他再次醒来时,凯莉坐在一旁,红着眼睛,但又绽放了笑容,一下抱住了他。那份虚弱的感觉完全消失了,他看着喜极而泣的她,笑着帮她擦干眼泪。生活仍像以前一样,他依然能为别人表演,面色红润了许多,有体温没有什么尸臭味,使他打消了“凯莉是复活了自己的尸体”的荒唐念头,他相信凯莉是治好了他,但她出门的频率比以前更高了,有时还不带上自己。不过她仍对着他耍招,两人关系比以前还要亲密,应该没有给他戴绿帽……
         但自从醒来后,家里开始出现稀奇古怪的事,比如椅子自己移了位置、画像有时会变脸,甚至到现在各种妖魔出入在走廊上……起初他认为是凯莉的恶作剧升级版,但当他向她说起这件事时,尽管她平静地回答“没有”,但仍掩饰不了透出的恐慌和担忧。
         今晚她正好出门,走前不断地嘱咐他自己先睡,她晚些再回来。一个晚安吻后便送别了对方。金不是不听丛她的话,这扰人的骚动声和恐怖的鬼怪怎能让人安心入睡,金违反了约定,他觉得家里一定出了什么事,以至于他一边躲着妖怪,一边搜寻线索。这便是开头的景象。
         金仍不停歇,一次次打开房门,一遍又一遍摸索着。他注意到了凯莉的药锅——那口由一块巨大的蒙布盖住的锅,自金康复后就再也没见她用过,布上已经蒙上一层灰。不知哪来的直觉和勇气,他猛地掀起了布。
         锅内放着一具由一堆腐败的血肉浸泡的骨架。他一下坐到地上,脸色苍白,一些片段如洪水决堤般呈现在他眼前。他看见凯莉抱着已经是尸体的他失声痛哭;他看见面容苍白的凯莉似乎翻出一本魔咒,解锁后快速寻找着,在一页内容上停了下来。“复活已死之人,以他人之血肉浸泡其身,让血与肉唤醒灵魂对身躯之欲,在血肉滋养下让灵魂拥有新肉体,重见天日……”下面还有一小段话“施术者切记要不断找寻新血肉来‘供养’,严禁让复活之人发现真相,不仅术法会失效,也会让施术者受到惩罚。”;他看到凯莉离开家后便向一个个无辜的人痛下杀手,粉碎尸体倒入一个桶中后又悄悄回到这,往锅里倒入血肉……
         “这样啊……是我把鬼怪给……吸引过来的……”金呆呆地盯着锅里,喃喃自语着,颇带着自嘲。魔女加快脚步奔跑在归途,她意识到出事了。临近住宅时,她听到“嘭”、“唰啦——”的响声,随后从空旷的客厅里响起了清脆的掌声,她推开了门,异常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他。
         金穿着礼服,一次次甩出扑克牌,一次次用手杖敲击地面变出一束花,然后独自一人鼓着掌……就像当初他在剧院表演,只是这次没有黑压压的观众和雷鸣般的掌声。
         “……凯莉”金僵硬地扭过头,对着眼前的魔女笑着,“想再看下我的魔术吗?虽然比不上你的魔法……”
         “……金,你知道了?”凯莉似笑非笑地站在原地。一股力量猛地把凯莉推进屋中,门也应声锁死。壁炉里的火焰蹿了出来,点燃了旁边的木柴,引燃了窗帘……“这就是……惩罚?”望着吞噬着一切的火焰,凯莉嗤之以鼻,但又叹了口气。对于魔女来说火刑是比斩首还要可怕的。“凯莉……”金依然挂着笑容,“你想跳支舞吗?”
         “我很抱歉,我希望你能一直陪我。”凯莉把头偏向一边,“我知道这个想法很自私……”“不,没有的事。”金打断了她的话,“如果换作我说不定我也会这么做……”
         “那么来吧……”金艰难的拉起她的手,现在他的手指已经变回了骨头,再不久他就会变回那副骨架。“乐意至极,先生。”魔女笑叹了下气。
        人们赶到时火势已经无法控制了,浓烟从房屋裂痕中不断滚出,但从窗户看去,跳跃的火光中似乎有两人在舞动着……
         之后,从焦黑的房屋残骸中,发现了魔女大人的尸体,抱着她的是一架被烧得残缺不齐、像一块煤炭的骨架。
         没人知道当时在火焰中,已成骸骨的他与她仍进行着永不停歇的舞步。

        还有一篇雷祖的(然而正在努力构造)emmmm先发这两个好了
        
  
  
        
        

评论(2)
热度(23)

该咸鱼食用说明:
w这里阿初,废宅懒癌手残集一身的咸鱼。目标是成为一名伟大画手,画出自己想分享的故事!
正在不断努力中!
有时会画自家孩子。
画风多魔性沙雕向(很少发正经的)
金凯是心头所以画更多些
唯一不吃除凯外的金bg
此外也入了宝石/怪诞/星蝶/
ladybug/蜂妹与狗狗猫/我英/杀戮天使/咱们裸熊/史蒂夫宇宙
目前高三,在线时间不长。
在这里谢谢各位产粮的大大和关注我的小天使♥

© TUYU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