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逼高三初

【架空】人鱼物语

       哎玛终于码完第四章了(智障般的眼神)
      

第四章
         金扶着墙,缓了口气,毕竟他带伤跑过了一条条街道,现在他就在那个镇长的住所的围墙外。他偷偷地从大门内望去,一条宽敞洁白的路是连接外面的,不过被那厚重巨大的铁栅门给切断了。两旁是一丛丛被修剪成不同西洋棋的小树敦,铺地的草皮成方块状,很明显的一深一浅,如果从上面看,那就是一大块绿色的棋盘。不过今天似乎像要请客一样,一大群人在里面忙得不可开交,一个女孩也在一边指挥一边搬拿着东西。
         “是她!”金认出了女孩,因为就是她砸了自己又带走了凯莉。
         “喂!不要偷懒!”女孩叫住两个女仆。“巴芙妮大人,抱歉。”两人惺惺走过,正巧路过金的位置,仅隔一面墙而已。
         “嘁,拽什么嘛!”一个女仆不满地抱怨着,“天天命令这命令那的,不过是罗尼大人的秘书而已,等我顶替了你,有你好看的,死巴芙妮!”
         “巴芙妮?就是那个女孩吧”金默念着。
         “嘘,小声点,她听见了怎么办……”另一个女仆顶了下她,“不过你说,为什么那么急着办晚宴呢?”
         “嘿!能为什么,还不是想给罗尼大人献殷勤呗!”
         “听他们说抓到了人鱼!还是活的呢。”
         “人鱼?!”女仆小声惊了一下,墙外的金也惊了,更注意地听着两人谈话,说不定能捞出点线索,总比像无头苍蝇到处乱撞要好得多。
         “不是吧,还真的存在啊。”
         “听说人鱼肉是永生的药呢,而且听说晚宴压轴就是人鱼,真可怜,得为个人渣付出生命。”
         “喀噔!”金心中一震,他们要杀了凯莉。
         “切,说不定长得特别丑!”女仆自信地说着。
         “比你漂亮得不知多少!”金忍不住大声反驳了她。
         “谁?!”两人警惕起来,金连忙捂住嘴,轻快地跑去一边,两人出门也没看到有谁。
         “你俩听不懂我说的话?!”女仆身后传来了巴芙妮的训斥声,“出门干什么?!”
         “请原谅!”两人又被赶了回去。
         “呼——”金松了口气,但从刚才的谈论中也知道,现在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候,如果人鱼是晚宴压轴,那起码也得在晚宴之前把凯莉救出来,也就是说他得先潜入里面,毕竟现在连她具体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
再怎么傻也知道不可能从大门进。金望着围墙,上面并没有尖利的装饰,脚下垫点什么高的东西应该能成功翻过去。
         但环顾这,除了地上的小石子和路边的无名花,路面上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了。不过金很快就注意到门口的雕像。“反正也可以重做。”金念着,雕像靠着墙,也不用担心会倒下的。
         顺着雕像,他翻过了墙,洁白的石膏雕像留下了一个个黑鞋印。
         很幸运的是,他落在了草坪上,头部的伤口只是隐隐作痛,加上有植被掩护,潜入会方便得多。他试着以这种方式,想打听到凯莉的具体位置。
         “这里再扫一遍。”
         “花瓶和餐盘要摆放整齐。”
         “雕像谁踩的?”
         “这个要端到哪里啊?”
         ……
         一群嘈杂的吵闹声,就算里面有人提到了,也应该是听不见了。
         正当金焦急时,他注意到巴芙妮,那个女孩往宅子深处走去。她应该是知道凯莉在哪,没准她现在就是要去那的。金小心翼翼地躲过仆人们后,向巴芙妮追去。

         他尾随着巴芙妮,绕到宅居后面,路面开始越走越窄,与门口那条“迎宾大道”完全联系不到一块去,看上去像是人为地又加上去般,两旁仍伴着树木和灌木,不过与外面不同,高大又浓密的枝叶,如果在这玩捉迷藏一定很难被找到。
         等金突然反应过来时,巴芙妮却不见了踪影。“糟糕,跟丢了吗?”金慌了一下,早知道刚才应先好好注意她的。金从灌木后走出,左右张望了下,他注意到平整的路面上开了个整齐的口,过去一看,与这里相连的大理石台阶一直伸展到黑暗中去,看上去显得意外地恐怖,不过这里残留着巴芙妮的香水味,台阶上也赫然留着显眼的皮鞋印。看来她去了下面没错,但那看阴冷黑暗的地下,也不知道会有些什么在下面等他。不过想到他的人鱼小姐也在下面受着苦,他吞咽了一下,走下台阶。
         越往下,随之迎来的寒冷越来越刺骨,使金不禁打了个寒颤,香水味也渐渐被一股化学药物味和腐臭味混合的气味取代。渐渐的,他似乎看见了隐隐荧光,看来要到底了。然而之后的景象,令他更是大吃一惊。眼前感觉只有恐怖片会出现的实验室布置,巴芙妮背对着他,对着一个巨大的罩子嘲讽着里面的生物,金躲在一处黑暗角,探出头观察,“呵,待会就让厨师来吧!”巴芙妮叉着腰,转身走上台阶。金蜷缩起身体,借助这股黑暗,巴芙妮没发现他。

         确定巴芙妮走远了,金才松了下气,放心地走了出来,他才出现,后方便传来连续的急促而沉闷的敲打声,成功地引起了他的注意。
         “凯莉!”金喜出望外地转过头,跑向那个方向。
         罩中的她也笑着看着眼前这个男孩。在她看来他就犹如这黑暗之中突然涌进的一道阳光,同时也给心中涌进了希望。“你怎么样了?他们伤害你了吗?别害怕我在这里。”金几乎贴在玻璃,凯莉摇了摇头,指了下耳朵。“听不到?”金反应过来,接着凯莉又指了指下方的音台,比了下说话的样子。金注意到了,对着它:“凯莉别怕我在这里!我这救你出来!!!”罩子中凯莉捂着耳朵。原本习惯了这封闭无音的见鬼地方,谁知道那家伙突然这么来一下,凯莉小姐感觉真是想死。
         金看着她才反应过来刚才太冲动,又调整了下,放低了音:“你知道这见鬼的东西有什么弱点吗?”凯莉摇头,她连自己怎么进来的却不知道。
         这下救援难度加大,对于本来就迟钝的金来说简直要上天。“没关系,晚宴还没开,他们还不会过来的,我们有的是时间!”他说着,围绕着罩子观察着,又敲打着,希望能找到什么线索或开关。但线索和开关倒没发现,倒是找到一堆生锈了的沉重的实心金属管和一个破旧的发电机。原本冷静下来的他也逐渐急躁起来。
         慢着,金属管?发电机?……金看了下那堆东西,又看着玻璃罩。
         “凯莉,小心点,离前面远些。”金说着,抱起金属管,砸向罩子。他决定要用这些东西直接破坏罩子,虽然考虑过可能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或引发什么警报,不过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在一次次撞击之下,罩子上逐渐出现像一朵绽放的花般的裂痕,罩中的水位也因缝隙越变越大逐渐下降,看来这个办法也不是没用。抬着沉重的金属管,金几乎用尽了全力,终于听见到那清脆的“哐啷”一声,水喷涌而出,金顾不上什么,顶着喷涌出的水柱撸起袖子干它喵的(喂),找了个细的管子把洞口凿得更大。
         罩子已残缺不堪,底部还残余着一些水,少年狼狈不堪,但他紧紧抱住了那个等待他的少女,脸上浮出久违的招牌笑容,她也一头扎进他怀中。看到她回到自己身边,心里如释重负,长舒了一口气,“别怕,我在这里,我可以保护你……”
         “怎么是你?!”巴芙妮站在台阶上,她只是再来确认凯莉而已,没想到一下来就看见这副模样,“啧,还以为死了呢,早知道应该把你的头砸碎!”巴芙妮语气变重,快步走来。金把凯莉抱紧,一点点退后。
         “把她交出来!”巴芙妮几乎走到面前,像审讯犯人般逼进。
        “凭什么,她又不属于你们。”
        “她也不属于你啊。”
         “我知道你们要做什么,总之就算不属于我我也不会让你们这种人渣伤害她,那个罗尼我早就希望他……”
         “住嘴!罗尼大人是你能评价的吗!”巴芙妮情绪突然很不稳定,“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这对他有多重要……”
         趁着巴芙妮心思不在,金猛地撞开了她,抱着凯莉跑上台阶。“糟了!”巴芙妮顾不上疼痛,咬紧牙关追了上去。

        “咳咳——咳啊——”罗尼用手帕捂住嘴,想止住从喉咙不断涌出的血。他比之前更严重了。
         “罗尼大人,没事吧?”一个擦着花瓶的女仆看着他。
         “巴芙妮呢?”
         “巴芙妮大人不知道去哪了。”女仆摇头回应
         “……”罗尼看向窗外,又看了看挂在墙上的家人的照片,还有一张年幼的他和年幼的巴芙妮的合照,照片上两人笑得天真无邪……他摇了下头,吃力地下楼去了。

         身后急促的脚步声使金也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但速度也没提升太多(毕竟还抱着条鱼(喂)。“你死定了!”身后不断传来谩骂声,她已经顾不上什么形象了。巴芙妮像正在追赶猎物的狮子,对两人穷追不舍,好像并没有被撞击过。也许是她心中的那股“为了他”的意志使她坚持着吧。
         虽然金是路痴,但这条路只有这一条,所以沿着路很快便跑了出来,跑到了宅阺前。就在他出来的一瞬间,所有人几乎瞪大了眼,不敢相信。一个狼狈不堪大汗淋漓的男生以公主抱的方式抱着一个半人半鱼的女孩从后院冲了出来。
         “哇那是什么?!”
         “果然没错,是人鱼啊!”
         “这种东西还真存在啊……”
         “这人哪来的啊?”
         楼下的一时轰动引起了罗尼的注意,他走到窗口前观望着,随后他也惊讶了,当然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救命稻草溜走,他忍着体内传来的剧痛,以他最快的速度下了楼。
         “MD!一群没用的废物!还不快把他们拦下!”巴芙妮追上来,手中拿着一把弓弩,那本是挂在大厅门口左侧的用于防卫的武器,她之所以慢了一会就是因为去拿这个,“啧,既然那么想在一起那就一起死在这吧!”
         现在的她几乎是急疯了。
         冰冷的利箭划破空气,直接穿透了少年的身体,箭头染上一片殷红,男孩因疼痛抖了一下,然后又尽可能地抱紧了凯莉。凯莉倒吸一口气,看着他。“……没关系。” 金勉强笑了笑,“我不会让那群混账伤害你的……"第二枚箭又紧接而来,背上又多了一朵开苞的鲜血之花,头部的伤口也隐隐作痛,金咬着牙,更紧地抱着她向门跑去。这一切可都被怀中的女孩看在眼里,她微张着嘴,但说不了话,不过有些哽咽。
         “……抱歉,都是因为我的自私,把你留在这……”金温柔看着她轻声呢喃。现在他背上绽开了更多的血花,加上抱着她躲开仆人们的拦截,几乎是筋疲力尽了,但他仍不放弃,艰难地一步步向前走着。也许和巴芙妮一样,他也带着“为了她”的意志迈出这里“你留在这就是个错误……还给你留下了伤害……”
         “不,不是的……”她依偎着他,在他耳边呢喃。“!!!”金转头看着她,女孩反应过来什么,两人相视。
        金先是惊讶着,随后嘴角上扬,露出了惊喜的笑容,激动地看着她:“太好了!你可以说出话了!!我听到你的声音了!”
         “金……”凯莉舒展面容,笑着叫了他的名字。这是她第一次叫他。
         “巴芙妮!”罗尼脸色苍白,竭力地叫住女孩。巴芙妮停住手,回头看向那个面色苍白的人。
         “罗尼大人!”巴芙妮倒吸一口凉气,冲过去搀扶着罗尼,看着他的样子,几乎哭了出来,“振作点啊!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她感受到他的气息在逐渐减弱,猛然间她似乎又想起什么,眼神扫到正在“逃命”的两人。她以最轻的方式慢慢地放下罗尼,让他坐在一个秋千座椅上,随后又冲出大厅。既然连使用武器也没用,那就只有亲自上阵了。
         看见后方那已接近疯狂的巴芙妮朝自己冲了过来,金也咬紧牙关,加紧步伐,将腹背的刺痛作为激励自己的动力,原本只能走路的他又跑了起来。
        “金,放开我吧……”凯莉埋在他怀中。她也知道现在处境有多危险,把她放回去也许会更好。
        “不要!”金又一次抱紧她,“我们会没事的……”
         巴芙妮随金冲出门外,有几次因体力不足被巴芙妮拽到头发,但幸运的是都被一一挣脱了 (别乱想头发没被拽秃)。他们不顾路人投来的一阵阵诡异的目光穿过街道。
         “妈妈,他们在做什么?”一个孩子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问道。
        “不要看他们,只是两个疯子。”
        “那个大哥哥好像流血了……”
        “你看错了。”
        “那个大哥哥还抱着个人鱼姐姐啊……”
        “那只是道具。”母亲拉着孩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如果是平常,论体力金是可以从海边跑到镇中心的;巴芙妮平时也经常锻炼,跑步对于她是家常便饭。但现在,金带伤还抱着凯莉,巴芙妮穿着高底皮鞋,跑时崴了不少次脚。两人可以说是“平衡”了,就看谁第一个放弃。
         有人说人在处于极端时才会爆发潜能。
         奇迹真的发生了,金望向前方,他看见了熟悉的海景,那个他已看得厌倦的海景却像目标绽放的光芒迎接他,有个人站在那,向他跑来——他就是格瑞。
         “……太好了。”金喃喃自语,眼前的人越来越模糊,连广阔的海景也逐渐模糊,最后只有一片黑暗。
         他还是体力不支而倒地了,凯莉爬起来,抬起头便看见一支冰冷的弓弩对着自已,拿着弓弩的女孩大口地呼着气,又咧嘴露出骇人的笑容。
         “说你好吧?人鱼小姐!”
        一股力量猛地打在她手臂上,剧痛让她放开了弓弩。她呲着牙,瞪着力量的来源。
格瑞仍面无表情,但一股令人寒颤的杀气从眼中扫出,巴芙妮也被怔住了一下。
         “喂,你什么人?!” 巴芙妮也不甘示弱。“政府的事务不得干涉!”
        “……我不想打女孩子的。”格瑞冷淡地回应道,“不过我还没打过政府人员呢……”
         “哦?你想搞事?哎哟,好怕怕啊……”巴芙妮嘲讽着,拿起弓弩,“那我看看是谁TM先倒下吧!”
        “既然来者不善,那我也就没必要‘善’了吧?”
        两人同时迈出脚步,怒气冲撞在一起。

评论(5)
热度(8)

该咸鱼食用说明:
w这里阿初,废宅懒癌手残集一身的咸鱼。目标是成为一名伟大画手,画出自己想分享的故事!
正在不断努力中!
有时会画自家孩子。
画风多魔性沙雕向(很少发正经的)
金凯是心头所以画更多些(金凯金无差
唯一不吃除凯外的金bg
此外也入了宝石/怪诞/星蝶/
ladybug/蜂妹与狗狗猫/我英/杀戮天使/咱们裸熊/史蒂夫宇宙
目前高三,在线时间不长。
在这里谢谢各位产粮的大大和关注我的小天使♥

© 苦逼高三初 | Powered by LOFTER